您的位置:

首页  »  人妻熟女  »  补习学生妈妈的美鞋。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补习学生妈妈的美鞋。
第一章俊彦今年21岁,自小成绩都不俗, 刚升上大学主修应用数学。 俊彦还蛮英俊,但到现在还没有女朋友,从小到大都是靠自己两只手来解决, 已经搅到很闷了每天都想找个女人来干一炮, 但又不想召妓怕脏嘛!他从小就有强烈的性慾, 一上街就不断偷看女生。 特别是那些二、三十岁,有味道的成熟女人。 最好是穿上整套上班套装,配上黑色丝袜,经典的高跟鞋。 哇!每看到这种女人,俊彦都会跟着她们。 奈何色大胆小的他跟本就做不了什麽,最多就是到超市买一对女人的丝袜回家打枪。 俊彦就是这样抑制他的兽性, 直到大二的第二个学期……俊彦: “没钱了。 你说, 怎麽辨!”大山: “接一份补习嘛~ 不但够你吃的穿的! 还够你召妓女呢! 哈哈”大山是俊彦从小到大的朋友和同学。 俊彦: “唉! 我可笑不出啊! 补习不容易做呀! 对着那些笨头笨脑的小鬼头, 一定把我气得要死! 连圆面积都不会算真是他妈的! 钱不易赚呀!我不像你, 有个有钱的妈妈!”大山: “你这样说就不对啦! 我家有钱 可我也有出来补习赚钱喔! 可我醉翁之意不在酒!”俊彦: “不在酒 在哪? 在你屁眼呀?”大山露出狡猾的笑容 跟俊彦道别后就去那他学生家补习了。 俊彦不以为然,到了附近的超市看看有没有合适的补习。 俊彦: “让我看看…这个……专补数学……时薪……不错耶!…还在高尚住宅区。 好吧! 为了钱……就教你这个小鬼!”俊彦打了电话去应徵。 “ 喂? 我想找文太太! 是不是请私人补习的?”这时, 电话的另一边传来一把成熟女人的声音有一点严肃, 给人一种傲慢的感觉。 “是的! 你是那一所大学的? ”“我是东吴理工学院的, 主修应用数学!”“嗯…好吧! 你星期天带你的成绩表到我这里46号……”就这样 俊彦就接了这份补习。 第一天星期天,俊彦到了那个学生的家按铃。 叮当!一个带着眼镜的小子来开门。 “嗨! 你就是小明吗? 我叫俊彦! 是来教你数学的! 你爸妈呢?”“爸回大陆工干了, 妈还没回来! 她说让你先帮我温习 等她回来再说!”俊彦心想: “ 妈的! 如果帮你温习了, 你妈又不请我那我不是给你占便宜了? 可是…唉…算吧! ”“喔…好呀! 那我进来罗!”俊彦一进屋就四处看。 屋子不算很大但很整齐,果然是小康之家呢。 “那先看那个圆周率的运算吧…”就这样俊彦就开始了他的补习生涯…他淫邪的补习生涯…俊彦因为总觉得这小子在占他便宜, 所以也没好好用心教。 只着小明做习题,自己就东张西望。 突然,俊彦的双眼给吸住了。 他看到鞋柜里放着一双双的高跟鞋。 天呀!俊彦从小已经有恋鞋辟,对高跟鞋更是情有独钟。 看着那一双双整齐排好的高贵高跟鞋,那完美的曲线, 完美地包着女人性感的足踝。 那约1.5寸的跟,承托着女人的脚。 那看似高贵、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实际上是实现设计者对女人的虐待。 每天穿着突起的高跟鞋,叫女人走路也得不舒服, 就好像在街上看着一场场sm色情片一样。 但女人不知道自己穿着高跟鞋已经沉沦在男人虐待她们的幻想, 还好似一付高高在上的样子。 穿了一天的高跟鞋,残留在上面了一丝丝汗香, 教人想人成熟漂亮女人走路时妩媚的样子。 这些思想充斥着俊彦的脑袋……“这题怎麽算呀? 我不懂呢…”小明的一个提问把俊彦从幻想中抓回来。 俊彦心想: “臭小子! 打断我的美梦! 要不是看在你妈的高跟鞋份上, 我不抽你才怪!”俊彦余下的时间不停在幻想小明妈妈到底是个怎样的女人 拥有这麽多漂亮的高跟鞋样子应该也不错吧…想着想着, 已经过了一小时小明的妈妈回来了。 俊彦看着从门外走进来的这个女人。 大约165公分的身高,大约三十岁,秀发到颈位, 刚刚好的身体不肥不瘦,化了淡淡的化妆。 身体散发出成熟女人的味道。 可惜没有穿上上班的衣服,没有高跟鞋,是因为星期天不用上班的关系吧。 不过那徐娘犹存的风韵已令俊彦傻眼了。 “嗨! 你就是俊彦吧~ 我去买菜了~ 怎麽样, 我的儿子怎麽样能教吗?”俊彦一下子回不过神来。 “嗯…对…是…他还好…如果加紧温习的话, 应该没问题…对…”“嗯…小明你觉得哥哥怎麽样?”俊彦此刻非常后悔刚刚没有把这小子教好, 他被小明妈的风韵所吸引希望能够继续看到他妈, 心想“ 大爷呀…你千万要说好呀…否则我怎麽再看你欠干的老妈!”小明说: “老师不错呀…他教得我明白!”俊彦安心了 心想这小子应该是知道我跟本没有心教他那他对着我就不用这样辛苦嘛, 哈哈。 “那好吧! 俊彦,你以后的每个星期日都来这吧”俊彦听了开心的不得了。 既可赚那学费,又可免费看那成熟的尤物…天呀! 太棒了!就这样, 俊彦每星期日都到小明家一面教他数学,一边偷看他妈。 可他妈经常不在家,星期天会去游泳或是shopping, 胆小的俊彦又不敢做什麽这样过了3星期。 有一天补习,小明妈又不在家,俊彦也就没神没气。 更倒楣的是,他不知道是吃错了东西还什麽的, 肚子痛的不得了。 俊彦: “哇! 不行了…我肚子很痛很痛…能借你家的厕所吗?”小明: “嗯…妈妈通常不喜欢外人用我们家的厕所的…”哇靠! 你们家厕所有金吗? 不能给别人用? 怕别人脏吗? 去你妈的!“我肚子快爆了!!!”小明: “嗯好吧! 你用吧! 我不告我妈就是了”俊彦冲进了厕所, 一阵阵“当当”的落水声…俊彦: “ 他妈的…迟来一步就拉在底裤上面”这时 俊彦发现新大陆。 一条条黑色、肉色、白色的丝袜挂在门后。 俊彦的心快要爆开了。 他伸手去摸那些丝袜,用鼻子不断嗅,快要把丝袜吸进鼻孔里。 他的鸡巴胀的不像话。 从未真正接触过女人穿过的丝袜的俊彦此刻沉醉在玩弄丝袜的快感中, 幻想着小明妈妈穿着这对丝袜上班穿上一整天, 他妈妈的香汗水、脚的味道都藏在丝袜里。 俊彦套弄着丝袜在手中玩来玩去,不舍得放下。 他左手套着肉色丝袜,右手玩弄着他最爱的黑丝袜的脚趾的部分, 真是太性感了。 贪心的俊彦还觉得这些丝袜已洗了,不够味。 脑门一闪,寻找用来放待洗衣物的桶子。 天呀! 果真发现在一双肉色的裤袜,他把脸淹没在整双丝袜里, 重重的香汗味直冲脑门。 整整吸了5分钟才肯把丝袜放下。 俊彦不甘心,继续在衣物桶里寻宝。 他又发现了一条紫色的蕾丝女人内裤。 俊彦二话不说,伸出了舌头往内裤舔,他把内裤接触女人阴部那部分舔得干干净净。 “小明,你老妈生你出来的地方就在这! 哈哈…太美味了! 熟女的内裤是最令人兴奋的!”俊彦想着小明妈妈的阴部, 每天就是贴着这内裤。 鸡巴比刚才更胀,已经到了快要射的阶段了。 俊彦已经失去理性,已不管自己在别人家,已不管被别人发现的危险。 他把内裤继续放在鼻子狂嗅,一边把那双未洗的肉色裤袜套在鸡巴上, 上下摩擦满脑子小明妈妈穿着整套行政人员的套装在工作的样子, 一边想一边套弄着大鸡巴。 “惠美,惠美……呀!!呀!!!”低吟着小明妈妈的名子, 这时浓浓的白色精浆从大鸡巴射出来把肉色的丝袜弄的湿的的。 这时的俊彦将多年来的恋足恋袜辟解放了,嘴角露出微笑。 泄慾过后,俊彦回复数学系学生的冷静精明头脑, 做好善后工作把被精液弄湿了的丝袜轻轻洗过再用吹手机吹干, 放回原位。 再洋洋得意地走出厕所。 小明: “怎麽去这麽久呀?”俊彦: “拉肚子嘛~我也不想!真倒楣!” 其实心里庆幸今天拉肚子, 否则就错失了小明家厕所这个宝藏。 哈哈!自从发现了这个宝藏后,俊彦经常用不同的籍口借用小明家的厕所, 享用着惠美的丝袜和底裤。 小明的头脑不太灵活,没有想到身旁的俊彦竟然在厕所玩弄他妈妈的丝袜和内衣。 第二章成功征服了小明妈妈的内衣和丝袜后, 俊彦还不满足每次补习都虎视眈眈着鞋柜里的高跟鞋。 恋鞋辟没法解放令俊彦的慾火燃烧得更旺盛, 惠美的每一双丝袜都几乎被俊彦玩透了他的精液射进了丝袜的每一个角落。 俊彦有时更把精液射在已洗好的丝袜和内裤上, 让惠美穿着这些充满着俊彦精液的丝袜和内裤去上班。 有时看见惠美穿着丝袜神气的样子,俊彦都心里暗爽自己的杰作。 漂亮的成熟女人穿着名牌香奈儿套装配上充满年青人精液的内裤和丝袜, 真是极品、极品!可惜就是那双鞋总是没办法玩到那双高跟鞋, 真是一大遗憾!这星期俊彦想到玩高跟鞋的方法。 俊彦如常到小明家。 俊彦: “嘿!小明,吃了饭没有?”“吃了。” 俊彦阵脚一乱…“吃了吗…嗯…我有点饿呢…我们再去吃吧!”小明: “我不饿…”俊彦: “不饿吗? 麦当劳也不吃吗?”“麦当劳? 好呀!好呀!”俊彦成功引小明一起到楼下的麦当劳。 俊彦假装要帮小明关大门,实际上是想刻意放一个隙缝, 让自己待会可以钻进屋里。 真冒险,俊彦就是看准小明笨,不会怀疑,奸计一步一步得逞了……到了麦当劳, 俊彦照计划请小明吃麦当劳然后说要去厕所, 偷偷返回小明家顺利地进屋了。 俊彦心中暗爽: “哈哈! 太好了! 我终于等到这天了! 现在整间屋子都是我的! 你妈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真容易进来…幸好我只是好色, 不然这家早破产了”俊彦走到他梦寐以求的鞋柜 上面放了一对黑色尖头高跟鞋一对米色高跟凉鞋、也是尖头的, 还有一对棕色的圆头高跟。 俊彦当然只对那两对尖头有兴趣,一手一只的拿着放在鼻上闻。 女人穿着它走路,脚趾在尖头鞋里被挤在一起, 脚踝被提起好一个淫荡的姿势,这麽辛苦不就是想吸引男人的眼光和幻想吧。 长期穿着它,惠香的汗味和脚味加上皮革的味道, 俊彦正在吸个不亦乐乎。 俊彦伸出舌头,舔遍两双高跟鞋。 先舔尖的鞋头、然后鞋身和包着脚踝的部分, 最后把鞋跟整支含着。 舔完外面,当然不会放过内面,内里才是精华。 “这就是惠香的脚放的地方了…惠香…惠香…臭婆娘…你不是很高贵吗?你每天都穿上的高跟鞋正被我玩弄呢! 你知道吗?”“这就是你放脚趾的地方吗? 嗯很窄…很窄…小脚一定很痛吧…你这淫妇…”俊彦不断伸舌想舔尖鞋头的内面…可舌头不够长, 伸不进去。 俊彦在大厅脱下裤子,露出那红红的大鸡巴。 他拿起一只黑色的高跟鞋,把鸡巴插进去, 他拼命插一定要插到最最尽的位置,那就是惠香, 小明他妈的脚趾每天都挤在一起的地方。 俊彦插进了,得意洋洋的用鸡巴挺着那只高跟鞋在屋里四处走动, 像在炫耀自己高贵的战利品。 他先到小明房间,享受着征服了别人母亲的快感。 然后到了惠香夫妇的房间。 心想: “你老婆的高跟鞋正套在我鸡巴上, 你试过吗? 哈哈!”俊彦看在衣柜里挂了一套香奈儿的行政人员短裙套装 浅蓝色的是惠美经常穿的。 他二话不说,开始穿起那套套装来。 然后从柜里翻出一双他已玩过不下十遍的肉色裤丝袜, 也给穿上了。 他把套在鸡巴上的黑高跟拿下来,一双地穿在脚上, 感受着女人的脚踝被高高提起的被虐待快感。 现在俊彦已穿上一身完整的高贵行政人员的打扮, 他正幻想着自己就是惠美他好像感觉自己经进入了惠美的身体, 已经占有小明他妈了。 他又在屋里到处走,听着那高跟鞋着地的“咯咯”声, 他鸡不禁又硬起来已经顶着裙子,快要插穿裙子了。 他把鸡巴往裙里不断磨,左手又拿起那米色的高跟鞋狂闻, 同时享受着性器官、嗅觉和性幻想的快感幻想的对象当然那三十岁的惠美。 当俊彦感觉自己快要泄的时侯,赶紧抽起那硬硬的鸡巴改往那米色高跟里磨擦和抽插, 玩了五分钟他把一柱米白色的精液射在高跟鞋里面。 好了,终于连高跟鞋和套装一并玩过了, 真爽!一如以往俊彦细心地作好善后工作, 但他这次没有把高跟鞋里的精液抹去。 他要让精液自然风干,在鞋里留下一个印,让惠美每天穿着印有自己精液的高跟鞋上班、见客人。 俊彦射完精后有点累,是时候去回合小明了。 一如所料,小明没有半点怀疑,虽料到身旁这个补习老师在自己家已玩透自己妈妈的所有衣物呢?俊彦的恋物辟得逞后, 他的色胆就更大了。 每天都想着惠美,还妄想有干她的一天。 一天大学午饭时候…大山: “喂! 俊彦! 不再听你叫没钱了! 怎麽了? 真的找了补习?”俊彦: “对呀! 价钱还不错呢! 最重要的是, 我不用再用那十个指头来打枪! 我告诉你……我补习的学生的妈呀……我把她的…”俊彦把自己的伟绩发表给大山听。 大山: “去! 我还以为是什麽! 我早就懂这些啦~ 要不然我大少爷那用替那些笨小孩补习嘛!”俊彦: “我干你娘! 你早知道你又不说? 还把我当兄弟吗? ”大山: “对不起啦~ 我怎知道你真去找补习了! 好啦! 好啦! 喂!我跟你说, 你听好我正在计划在我补习学生的厕所安装一个针孔摄录机 偷拍他妈的裸体”俊彦: “针孔摄录机? 是新科技耶! 你虽然有钱 但只是个大学生也不可能有钱买吧, 说说算了吧!”大山: “傻瓜! 就因为我们是大学生, 而且是理工科的!我认识机械系和电子系的大雄和秀一 他们说只要三千块他们就能弄一个针孔摄录机出来, 功能跟市面上卖的差不多怎麽样, 预你一份好吗?”俊彦: “大雄跟秀一吗? 我不认识他们耶, 可靠吗?”大山: “放心吧! 他们是我的朋友! 唯一的条件是要让他们也看录到的好风光。 不用再说啦! 你凑一千块好啦”俊彦也就凑了一千块, 心里像蚁咬般等待着那台摄录机的出生。 过了一个月,大山拿着刚弄好的针孔摄录机来找俊彦。 “喂~俊彦! 你看,像模像样吧! 有两个镜头! 好吧, 你先拿去用吧! 要记得小心安装不要被发现!这是刑事罪, 你和我也要坐牢呢! 还有录好了要等我一起看!”俊彦不耐烦的答应了, 接过针孔摄录机忙着在想那两个镜头要放哪好。 这天,俊彦到了小明家,他一如以往的着小明做习题, 自己小心翼翼的走到厕所锁好门,从裤袋里掏出那针孔摄录机。 “一个镜头放在墙角,看你这婆娘洗澡的淫荡样……”“另一个嘛……就放在坐厕的暗角吧…真想看这高级行政人员脱裙子大便的样子!”俊彦兴奋地把镜头安好…又从容不逼的替小明补习, 然后离开心里等待着今晚惠美的回来…一整个星期的真人厕所偷拍…想到这, 俊彦爽到鸡巴又硬起来了。 他就回家等待下个礼拜的收成。 一个星期后的今天,俊彦一踏进小明屋里就走进厕所, 看看那两个钟头有没有被发现。 幸好,它们还安然的监视着厕所内的一举一动。 俊彦把针孔摄录机的磁带换走后,然后飞快地交代小明功课, 然后就跑到大山家跟他分享这一星期的成果。 俊彦按门铃后,大山的母亲来开门。 又是一个高贵有钱的妇人,俊彦从小就暗恋大山他妈, 虽然生了两个孩子已经快40岁了,但身材还是像二十来岁的妇人一样, 样子还有点像一个明星。 都不知道大山和他哥有没有偷看他妈洗澡……“俊彦, 你来了? 大山在楼上的房间呀!”“是的! 伯母! 我去找他好了~ 打扰了!”俊彦一边上楼梯 还一边偷看大山他妈。 大山: “喂! 小彦! 在看什麽? 还不进来?”俊彦把带子交给大山, 两个小子把门牢锁上然后录像就在大山房里的大电视上映了。 一开场,先是小明去小便和洗手没什麽看头。 大山: “你的学生的样子可真是有点笨呢, 不知他妈长什麽样子”大山快转录像到2小时以后 惠香应该下班回到家了。 这时电视上终于出现女主角了。 惠香穿着一整套黑色的上班套装,应该是刚刚下班回到家要洗澡了。 她把头发往上扎了个结, 这种发型是最能散发成熟女人的味道!大山: “哇靠! 俊彦! 这女人真是太棒! 真是太棒! 你捡到了! 极品! 快脱! 快脱!”惠美开始脱下那穿了一整天的黑丝袜。 大山: “这双丝袜应该已布满你的子子孙孙了吧! 小彦! 这女人还冒然不知!”俊彦没有理会大山, 只顾看着惠美把套装一件一件的脱内衣裤也脱了, 露出一双奶。 惠美的皮肤很白,双乳还很挺。 胯下那黑黑的阴毛还蛮齐整,看得出应该是有修过的。 她开了花洒往身上洒几下,然后用淋浴露均匀地抹透全身。 两个小子看着一位成熟的女人在洗澡,手往雪白坚挺的乳房按摩。 然后那大屁股,惠美的手伸进了股沟,清洁着肛门。 俊彦这时候掏出了鸡巴,在上下套弄。 大山看到后,也伸手去磨擦他的小弟弟。 惠美洗完了肛门后就到了平时做爱的地方了, 她轻轻的翻开阴唇用花洒射到阴部上。 可能今晚要和小明爸爸做爱,所以洗得特别细心吧。 两个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再按捺不住了,他们拼命的套弄大的不像话的鸡巴。 就在惠美关掉花洒的一刻,两人几乎一起射出强劲的精柱。 精液射到了电视萤幕上了。 大山: “哇…真是正到没话说。 比看A片还爽! 想不到一个良家妇女洗澡的春光我们也看得到! 俊彦, 我的主意正吧!”俊彦射回精后还回不过气来…“呀…呀…对…真是他妈的正…真想干她一炮!”大山: “你等着瞧吧! 终有一天 我会干到这尤物的!”两个小子在房间里玩纸牌玩了一个小时 等待大老二回气才继续看那录像。 大山: “好了, 我们来看惠美阿姨大便吧! 哇哈哈哈!”俊彦: “好! 详细来研究小明妈妈的肛门吧!”他们快转到惠美准备脱裤子大便。 惠美穿着牛仔裤,她把裤子慢慢脱下来。 镜头从后面看,是多麽美丽的画面呀! 那成熟女人独有的曲线在惠美弯下腰准备坐下时表露无遗, 那圆圆的雪白大屁股赤裸裸地逞现在两个年轻人眼前。 这时候,两人的鸡巴又有反应了。 萤幕上清楚的照着惠香的肛门,在屎还在里面时, 小肛门已经在抽搐着。 淡淡粉红色的肛门,我想连小明爸爸也没有这样仔细看过, 连惠美父母和她自己也没看过!肛门慢慢张开 有一点充血了就像小花蕾要开花一样。 大山: “很正…很想把玫瑰花插在这屁眼里”俊彦: “我比较想把我的鸡巴放进去…”这时, 惠香的屎终于冲出肛门了但还没断开,挂在空中。 一个三十岁,生了孩子的美丽妇人,平常高贵大方、严厉的行政人员大便的过程就被给两个毛都没长齐的小伙子看在眼里。 还用这肮脏的画面在打枪!电视上播放着小明母亲在大便的画面, 有肛门的大特写俊彦和大山又在拼命地套弄老二, 第二炮就在惠美肛门的淫秽画面前发射了。 如是者,两人对着惠美一星期来洗澡、小便、大便、换衣服的画面总共不知打了少枪。 俊彦就连惠美在刷牙时候也不放过,也打了一枪。 大山答应了制作摄录机的大雄和秀一,也让他们看这录像, 就叫了他们来一起看。 大雄和秀一也挡不住这成熟美女人的风韵, 大山整间房间充满了为惠美而射出来的精液的浓浓味道。 第三章俊彦自从看了惠美大便后就不能自拔了, 他正计划着怎样神不知鬼不觉地迷奸惠美。 他先要弄一包重份量的安眠药,逼不得意之下, 他跟一个读医科的猪朋狗友志华说了他的计划还加了五百块才弄到口服的药粉和打针用的药水。 志华叮嘱俊彦说虽然药的药力强到睡后什麽也感觉不到, 但只能维持半小时叫俊彦不能玩得太久。 第二步,俊彦知道一定要控制那个笨笨的小明才能干到他妈。 可他已有全盘计划了!又到了补习的礼拜天。 俊彦: “喂!小明!每星期都要做我另外?A的习题, 累不累?”小明: “那还用说吗?当然累啦!你每个星期还?痝] 三十多题…累死我了 害我没得去跟同学打兵兵球呢!”俊彦: “嗯……我也知道 好了 那你以后就不用作我?A的习题好了!”小明: “你可说得容易!我妈在你走了以后都会检查我的题解呢!她一定要我完成所有题目才让我去打球, 每次我同学都不等我……”俊彦: “知道你可怜了 小鬼!好吧为了补偿你,我每个礼拜都替你作那些习题吧!那你就可以去跟同学打你的兵兵球啦!你回来后把我的答案抄一次再?A妈看就成了。 ”小明: “哇!真的吗?好耶!可妈妈通常都会在家, 我怎麽走呀?”俊彦: “你每个礼拜都在我来之前?A母亲喝一下这包牛奶 喝了牛奶会比较好睡她睡了,那你就可以去玩了。” 俊彦把加了安眠药的家庭庄纸包牛奶递给小明。 小明: “真的吗?真的会睡吗?”俊彦: “对啦!我一个读医科的朋友介绍我喝的, 我失睡都靠它呢!信我吧!”俊彦心想这小明真是笨得连这样也发觉不出异样……惠美 别怪我谁叫你生了这笨小孩。 小明: “嗯!好!那这个礼拜开始好吗?求求你啦!”好一句“求求你”, 就好像在要求俊彦干他美丽的母亲一样。 俊彦在假装免为其难: “好吧!好吧!你妈真可怜!”俊彦露出淫邪的微笑。 就这样,小明白白将生自己出来的美丽母亲双手奉献给俊彦淫辱。 俊彦的计划差不多要成功了…终于到星期天了, 俊彦等了良久的日子终于到了。 俊彦心急都按着小明家门铃。 俊彦看到来开门的不是惠美而是她儿子就知道漂亮的惠美正安睡在床上等着被干!俊彦: “喂!怎样?你妈睡了没?”俊彦还刻意降低音量, 怕吵醒猎物。 小明: “果真睡的像猪一样,你的牛奶真行耶!彦哥, 我可以去打兵兵球了吗?”俊彦: “嗯…好吧!你回来之前先打个电话回家?琝a!”小明: “好好好!谢谢你!彦哥!我走了!拜!”俊彦送走小明 然后把屋里的锁锁好。 心里忽然紧张起来,心跳快得要死。 二十年来连女孩子的手也没牵过的俊彦, 今天就要品嚐一个比自己大十年、还生过孩子的美丽成熟女人 那征服感和犯罪感深深地刺激着俊彦的脑门。 俊彦走到惠美房门前敲门,确定惠美真的睡了。 大力敲了几下,惠美应该真的睡了。 但房间锁了门。 “臭婆娘,以为锁上门就没事吗?”俊彦在屋里搜寻着, 找出几副钥匙。 他一副一副地试,终于…“咔察~ ”锁开了, 俊彦先开了个门缝看看惠美是不是真的睡了。 惠美盖着被子在那大双床上睡着,她又把头发扎了个结。 俊彦很满意的走到大床前。 小心的他还不敢轻举妄动,他摇动着床辱看会唔会弄醒惠美。 看见惠美动也不动后,他再大力的尝试摇醒惠美。 “喂!惠美阿姨!醒醒吧!小明妈妈!醒一醒, 你儿子偷走去打兵兵球了! ”俊彦拼命摇 确定安眠药的药力。 “喂!你醒吧!小明妈妈!你再不醒,我就要干你罗!惠美!你想不想被我干你的屁眼呀?很想对不对?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玩弄你的丝袜、高跟鞋、内裤玩了三个月的俊彦呀!每天穿着我的精液去上班爽吗?高贵的你怎麽不应我?不应我我就要玩你罗!三十岁的女人呀, 你是我的玩具呀!”平常严肃、典雅的惠美被俊彦不停的羞辱着 身体没有半点反应地继续躺在床上真的像玩具一样待着俊彦的玩弄。 这套三十年历史的玩具,只有在小明家才有得玩。 俊彦终于放心了,喝了安眠药牛奶的惠美怎麽摇也不醒。 眼前这美丽熟妇人的胴体正式地属俊彦所有了, 俊秀悠然自得地打量着盖着被的惠美一点也不心急。 俊彦就快就进行他对小明妈妈惠美的奸淫了。 。